在吗?苏轼@你:怕你生气,为你写诗

View :814

北宋文学大家苏轼,一生诗词无数,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绝唱。

吟诗撰赋之外,苏轼还是著名的画家、美食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他的一生虽仕途不顺,但潇洒恣意,是一位既有政治抱负,又会享受生活的斜杠青年。

在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的豁达、“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的自由,以及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的睿智之外,苏轼的部分文词还涉及疾病、养生等内容。

在《和钱安道寄惠建茶》一诗中,他写道:“此诗有味君勿传,岂使时人怒生瘿。” 这里的 “瘿”,就是大脖子病。此外,他还有 “夷音仅可通名姓,瘿俗无由辨颈腮” “长腰尚载撑肠米,阔领先裁盖瘿衣” 等与瘿病有关的诗词。

——甲宝玉 | 撰文

古人说瘿

历史上,最早认识和研究甲状腺的是我国古人。

甲状腺疾病在古代没有明确分类,中医都统称为 “瘿”(yǐng)。我国许多古籍中都有关于瘿病的正式记载,如先秦的《山海经》、秦汉的《神农本草经》及汉代的《淮南子》等。

《神农本草经》中记载,“海藻,味苦寒,主瘿瘤气”。也就是说,我国古人两千多年前就发现了海藻能治大脖子病。在现代医学中,我们已经知道,海藻等食物中富含碘,可以治疗由于缺碘而引起的大脖子病。

晋代葛洪的《肘后方》一书中记载,用海藻和昆布可以治疗瘿病;

唐代孙思邈的《千金方》中,分别论述过瘿瘤等病的针灸取穴治疗方法;

宋代《三因方》已经对甲状腺疾病进行了分类,并有十几种不同的治疗方法;

明代《普济方》收集的方剂中包括了治疗瘿病的方法,李时珍也在《本草纲目》中明确指出黄药子有 “凉血降火,消瘿解毒” 的功效;

清代也有不少医家对瘿瘤的诊治进行过探索……

何物生瘿?

古人认为,瘿病多和地理环境有关。

西汉《淮南子》记载,“险阻之气多瘿”;西晋《博物志》记载,“山居之民多瘿疾,饮泉水之不流者也”。

战国时期《吕氏春秋》里也记载了地理环境对 “瘿” 的发病率的影响因素:“轻水所,多秃与瘿人”。意思是说,水里面的盐份或其他矿物质少的地方,秃头和患甲状腺肿大的人比较多。这与现代医学所认为的 “内陆或高山地区缺碘会导致甲状腺疾病增多” 的看法相合。

宋代诗人梅尧臣也有诗云 “不独荆州民,居险颈瘿大”,这些都是关于瘿病地理因素的记载。

除了外部因素,古人认为,瘿病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情绪,多有 “气生瘿” “怒生瘿” “忧生瘿” 等说法。

苏轼的 “此诗有味君勿传,岂使时人怒生瘿”,指的就是生气而发瘿病。

关于这一点,古人有很多诗词记载。

宋代陆游在《送范舍人还朝》一诗中说,“常时念此气生瘿”,意思是说,只要一想到北国沦于金人之手,就气得发病。

陆游多次在诗中提到瘿病。在《小病两日而愈》一诗中,他写道 “忍事瘿生如瓠壶”;在《将赴官夔府书怀》一诗中,他写 “愁瘿纍纍”;在《蹋碛》中更是有 “行人十有八九瘿” 之句。

“忍事宁生瘿” “勇夫怒生瘿” “空令气生瘿”…… 在古人眼中,生气、焦虑等情绪,是实实在在会让人生病的,“脸红脖子粗” 一语不假。

去瘿而死

苏轼对于瘿的表述更为大胆,在《思治论》中记载了去瘿而死的故事,他奋笔疾书道:“国之有小人,犹人之有瘿。人之瘿,必生于颈而附于咽,是以不可去。有贱丈夫者,不胜其忿而决去之,夫是以去疾而得死。”

这几句话的意思是说,国家有奸佞,就像人体生瘿;脖子上的肿块无法除去,有人得了大脖子病偏不服气要去割除,结果肿块是割掉了,但人也死了。

苏轼的这篇文章虽是以病喻理,却也折射出古代医学水平落后、手术风险大的历史。

关于甲状腺切除术,早在三国时期就有文字记载。

《三国志·魏书》里讲到,曹魏名臣贾逵跟人吵架生气,后得了瘿病;脖子上的肿块越长越大,贾逵就想找大夫把肿块切了;但是,在在医学不太发达的三国,甲状腺手术有很大风险,曹操便劝阻他,不要切除甲状腺。

“逵前在弘农,与典农校尉争公事,不得理,乃发愤生瘿。后所病稍大,自启愿欲令医割之。太祖惜逵忠,恐其不活……言:吾闻 ‘十人割瘿九人死’ ”

宋辛弃疾也有诗云:纍然颈下瘿,割之命随溃。这些文字都记载了甲状腺切除术在古代并不成熟,非常危险。

现代谈瘿

关于古人所言 “气生瘿” “怒生瘿” “忧生瘿” 等说法,现代医学认为,长期不良情绪可能是结节等甲状腺疾病的诱因。当人长期处于高压、焦虑或过度劳累等状态时,更容易罹患甲状腺疾病。

此外,缺碘富碘、熬夜、内分泌失调、辐射等因素,也可能引起甲状腺疾病。

无论是甲状腺疾病的成因、治疗还是手术,相比古代医学而言,现代医学都有了质的飞跃。

目前,在甲状腺疾病的诊断上,临床上已有超声诊断、细针穿刺活检等成熟的方法。近年来,随着蛋白质组学和人工智能领域的发展,也有通过AI+蛋白质组学来鉴别甲状腺结节良恶性等新的诊断方法。

而三国时期 “十人九死” 的割瘿之法,如今也已经是十分常见、成熟的外科手术。

近年的流行病学数据显示,甲状腺疾病发病率快速上升,已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全球公共卫生问题。

目前,我国有近2亿人有甲状腺功能障碍。以甲状腺结节为例,我国成年人中通过超声检查发现直径0.5cm以上甲状腺结节的患病率达到20.43%,在某些社区筛查中,甲状腺结节的检出率甚至高达50%。

日益增常的甲状腺疾病,为我们的健康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作为拥有发达医疗技术的现代人,我们需要定期体检,时刻关注自己的甲状腺健康状况,更重要的是,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和愉悦心情,不要落入怒生瘿、气生瘿的情绪陷阱。

五一假期,何不像苏轼一样,保持开朗豁达的心境,自由吟啸且徐行,出门逍遥去。

北宋文学大家苏轼,一生诗词无数,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绝唱。

吟诗撰赋之外,苏轼还是著名的画家、美食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他的一生虽仕途不顺,但潇洒恣意,是一位既有政治抱负,又会享受生活的斜杠青年。

在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的豁达、“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的自由,以及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的睿智之外,苏轼的部分文词还涉及疾病、养生等内容。

在《和钱安道寄惠建茶》一诗中,他写道:“此诗有味君勿传,岂使时人怒生瘿。” 这里的 “瘿”,就是大脖子病。此外,他还有 “夷音仅可通名姓,瘿俗无由辨颈腮” “长腰尚载撑肠米,阔领先裁盖瘿衣” 等与瘿病有关的诗词。

——甲宝玉 | 撰文

古人说瘿

历史上,最早认识和研究甲状腺的是我国古人。

甲状腺疾病在古代没有明确分类,中医都统称为 “瘿”(yǐng)。我国许多古籍中都有关于瘿病的正式记载,如先秦的《山海经》、秦汉的《神农本草经》及汉代的《淮南子》等。

《神农本草经》中记载,“海藻,味苦寒,主瘿瘤气”。也就是说,我国古人两千多年前就发现了海藻能治大脖子病。在现代医学中,我们已经知道,海藻等食物中富含碘,可以治疗由于缺碘而引起的大脖子病。

晋代葛洪的《肘后方》一书中记载,用海藻和昆布可以治疗瘿病;

唐代孙思邈的《千金方》中,分别论述过瘿瘤等病的针灸取穴治疗方法;

宋代《三因方》已经对甲状腺疾病进行了分类,并有十几种不同的治疗方法;

明代《普济方》收集的方剂中包括了治疗瘿病的方法,李时珍也在《本草纲目》中明确指出黄药子有 “凉血降火,消瘿解毒” 的功效;

清代也有不少医家对瘿瘤的诊治进行过探索……

何物生瘿?

古人认为,瘿病多和地理环境有关。

西汉《淮南子》记载,“险阻之气多瘿”;西晋《博物志》记载,“山居之民多瘿疾,饮泉水之不流者也”。

战国时期《吕氏春秋》里也记载了地理环境对 “瘿” 的发病率的影响因素:“轻水所,多秃与瘿人”。意思是说,水里面的盐份或其他矿物质少的地方,秃头和患甲状腺肿大的人比较多。这与现代医学所认为的 “内陆或高山地区缺碘会导致甲状腺疾病增多” 的看法相合。

宋代诗人梅尧臣也有诗云 “不独荆州民,居险颈瘿大”,这些都是关于瘿病地理因素的记载。

除了外部因素,古人认为,瘿病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情绪,多有 “气生瘿” “怒生瘿” “忧生瘿” 等说法。

苏轼的 “此诗有味君勿传,岂使时人怒生瘿”,指的就是生气而发瘿病。

关于这一点,古人有很多诗词记载。

宋代陆游在《送范舍人还朝》一诗中说,“常时念此气生瘿”,意思是说,只要一想到北国沦于金人之手,就气得发病。

陆游多次在诗中提到瘿病。在《小病两日而愈》一诗中,他写道 “忍事瘿生如瓠壶”;在《将赴官夔府书怀》一诗中,他写 “愁瘿纍纍”;在《蹋碛》中更是有 “行人十有八九瘿” 之句。

“忍事宁生瘿” “勇夫怒生瘿” “空令气生瘿”…… 在古人眼中,生气、焦虑等情绪,是实实在在会让人生病的,“脸红脖子粗” 一语不假。

去瘿而死

苏轼对于瘿的表述更为大胆,在《思治论》中记载了去瘿而死的故事,他奋笔疾书道:“国之有小人,犹人之有瘿。人之瘿,必生于颈而附于咽,是以不可去。有贱丈夫者,不胜其忿而决去之,夫是以去疾而得死。”

这几句话的意思是说,国家有奸佞,就像人体生瘿;脖子上的肿块无法除去,有人得了大脖子病偏不服气要去割除,结果肿块是割掉了,但人也死了。

苏轼的这篇文章虽是以病喻理,却也折射出古代医学水平落后、手术风险大的历史。

关于甲状腺切除术,早在三国时期就有文字记载。

《三国志·魏书》里讲到,曹魏名臣贾逵跟人吵架生气,后得了瘿病;脖子上的肿块越长越大,贾逵就想找大夫把肿块切了;但是,在在医学不太发达的三国,甲状腺手术有很大风险,曹操便劝阻他,不要切除甲状腺。

“逵前在弘农,与典农校尉争公事,不得理,乃发愤生瘿。后所病稍大,自启愿欲令医割之。太祖惜逵忠,恐其不活……言:吾闻 ‘十人割瘿九人死’ ”

宋辛弃疾也有诗云:纍然颈下瘿,割之命随溃。这些文字都记载了甲状腺切除术在古代并不成熟,非常危险。

现代谈瘿

关于古人所言 “气生瘿” “怒生瘿” “忧生瘿” 等说法,现代医学认为,长期不良情绪可能是结节等甲状腺疾病的诱因。当人长期处于高压、焦虑或过度劳累等状态时,更容易罹患甲状腺疾病。

此外,缺碘富碘、熬夜、内分泌失调、辐射等因素,也可能引起甲状腺疾病。

无论是甲状腺疾病的成因、治疗还是手术,相比古代医学而言,现代医学都有了质的飞跃。

目前,在甲状腺疾病的诊断上,临床上已有超声诊断、细针穿刺活检等成熟的方法。近年来,随着蛋白质组学和人工智能领域的发展,也有通过AI+蛋白质组学来鉴别甲状腺结节良恶性等新的诊断方法。

而三国时期 “十人九死” 的割瘿之法,如今也已经是十分常见、成熟的外科手术。

近年的流行病学数据显示,甲状腺疾病发病率快速上升,已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全球公共卫生问题。

目前,我国有近2亿人有甲状腺功能障碍。以甲状腺结节为例,我国成年人中通过超声检查发现直径0.5cm以上甲状腺结节的患病率达到20.43%,在某些社区筛查中,甲状腺结节的检出率甚至高达50%。

日益增常的甲状腺疾病,为我们的健康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作为拥有发达医疗技术的现代人,我们需要定期体检,时刻关注自己的甲状腺健康状况,更重要的是,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和愉悦心情,不要落入怒生瘿、气生瘿的情绪陷阱。

五一假期,何不像苏轼一样,保持开朗豁达的心境,自由吟啸且徐行,出门逍遥去。

问询(英文)
Online enquiries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