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a Lisa’s smile: happy or sick?

View :51

“终有一日,我们的子孙会惊讶于他们的先人竟不了解那些无比浅薄的常识。”

——塞涅卡,《自然问题》卷七,1世纪

得益于医疗手段的发展以及信息技术的进步,对于生活在现代的我们来说,甲状腺相关的疾病并不陌生,因为我们普遍接受过科学的熏陶和洗礼。但生活在古代的人们就没那么 “幸运” 了,很多疾病对于他们来说都是 “未知”,而 “未知” 意味着满满的 “恐惧”。甲状腺疾病古已有之,你知道在人们认识甲状腺之前,甲状腺疾病在古代是怎么被发现和记录下来的吗?古人又是怎么治疗甲状腺疾病的呢?

在科学启蒙运动之前,甲状腺肿大经常以不同的风格出现在各种类型艺术作品中,例如达芬奇的名作——《蒙娜丽莎》。除此之外比较典型的是,在文艺复兴时期和巴洛克时代的绘画和雕塑中,甲状腺肿大也很普遍。

针对艺术作品中出现的甲状腺肿大,有科学家专门进行了研究,他们发现数个世纪以来,不同种族、不同地区的人群都出现了甲状腺肿大的现象,并且频率较高,特别是在缺碘的地区。这也从侧面解释了为何不同时期以及类型的艺术作品中甲状腺的出镜率会如此之高。

古往今来,绘画雕刻等艺术作品一直是人类认知世界的一种表现形式,从法国拉斯科洞窟史前壁画对野牛的描述,再到当今小学生教室里学生对花草的绘制,通过艺术作品,我们能窥见人类的健康情况以及精神面貌。

在文艺复兴时期,人们对精神疾病的了解比较匮乏,认为是脑子里的鬼怪使人失去理智,于是画家将凿颅治病的画面记录了下来,如今我们或许会认为这些做法既可笑又恐怖,实际上艺术作品中这样看似荒诞的记录也成为了我们研究疾病的历史依据。对比今天医学的技术发展,人类对疾病的认知显然已经从愚昧走到了科学。值得一提的是,有很多现代人们熟知的疾病都能在经典的艺术作品中找到描述痕迹。

甲状腺疾病是临床常见的内分泌系统疾病,它很常见,因此大多时候会被生活节奏快的现代人忽视。然而这类疾病却常见于前人流传下来的艺术作品中。那么,有哪些名作中隐藏着这类疾病?这些艺术作品又是怎么表现甲状腺疾病的?

隐藏在艺术作品中的疾病,从蒙娜丽莎说起

很多艺术作品中的人物都 “暗含玄机”,除了各式各样的表现手法以外,人物的形态上也会有许多值得推敲的地方,比如世界绘画大师达芬奇的名画《蒙娜丽莎》。

达芬奇为了能在绘画与雕塑中对人体描绘更加准确,曾进行过许多次尸体解剖,因此就有了动脉粥样硬化等一系列跨时代的发现。只可惜他生前大部分成果并未公之于众,直到后人仔细翻阅他的手稿时,这些发现才重见天日。

 Mona Lisa,达芬奇绘制,1502

《蒙娜丽莎》是达芬奇最伟大的作品之一,大众对这莞尔一笑的画中人并不陌生。然而,“微笑” 的面纱之下,是各种疾病。对于蒙娜丽莎所患的疾病,历史上可谓是众说纷纭,比如有科学家通过她左上眼睑眼角内侧的凸起,以及右手背虎口处的肿块,判断蒙娜丽莎是一名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Hypercholesterolemia)患者。

据美国CDC官网介绍,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的体征为:膝盖、指关节或肘部周围有肿块或肿块;跟腱肿胀或疼痛;眼睛周围发黄的区域;角膜外侧呈半月形的白灰色。根据上述蒙娜丽莎眼睑的凸起、手虎口的肿胀等症状,部分科学家认为蒙娜丽莎是一名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患者。

但是,2017年12月,美国布莱根妇女医院研究员曼迪普·梅赫拉(Mandeep R. Mehra)与合作者在《梅奥诊所论文集》(Mayo Clinic Proceedings)上发表了论文,题为“The Mona Lisa Decrypted: Allure of an Imperfect Reality”(解码蒙娜丽莎:不完美现实的诱惑),称蒙娜丽莎可能患有甲状腺功能减退症(Hypothyroidism),而不是一名家族性高胆固醇患者。

研究者指出,蒙娜丽莎的异常体征——前额高、头发稀疏且粗糙、没有眉毛、左侧内眦处有黄色瘤、右手背肿胀(这可能是脂肪瘤或黄色瘤)、皮肤整体呈黄色、尤其是甲状腺区域没有角膜弓,这些可能意味着她存在甲状腺肿大的病症。

梅赫拉还认为,蒙娜丽莎的原型——丽莎·德尔·乔孔多(Lisa del Giocondo)现实中活到了63岁,但如果她有心脏病和脂质代谢紊乱,根据当时的医疗条件来看她不太可能活到这个年纪。因此,梅赫拉表示,乔孔多更有可能是甲状腺功能减退症患者。

艺术作品中的甲状腺肿胀

实际上,在一些不同风格时期、不同区域的艺术品中,经常出现人物的颈部相对突出,疑似肿胀的情况。

为了研究艺术作品中这种颈部 “异常” 现象是否与甲状腺的病变有关,意大利布雷西亚大学医学博士雷莫·阿科罗纳(Remo Accorona)等人研究了1964年至2017年5月发表的131篇艺术与甲状腺为关键词的相关论文,并于2018年将研究成果以“Thyroid Swelling: A Common Phenomenon in Art?”(甲状腺肿胀:艺术作品中的常见现象?)为题,发表在《欧洲甲状腺杂志》上。

文章指出,在131篇论文中,有69篇分析了甲状腺肿大在艺术作品中是如何描绘的,作者还试图将不同的表现方式与特定的病理状况联系起来。

阿科罗纳等人还总结了艺术作品的作者和人类学研究者的观点,提出了关于甲状腺肿胀主要原因的各种假设,这些假设均来源于艺术品中代表人物的形态。

◊ 缺碘引起的地方性甲状腺肿

通常,缺碘会导致中年人出现大的甲状腺肿(多结节)。根据有关学者的说法,这可能是贫困和社会阶层低下的标志,当然,这种说法或许会有被指将人污名化的风险。

◊ 慢性桥本甲状腺炎

在大多数情况下,桥本甲状腺炎通常会影响年轻女性,其特征在于甲状腺腺体尺寸小,但在某些情况下甲状腺可能均匀地增大。据资料显示,部分艺术家认为,这一特征是年轻女性美丽外表的象征之一。

◊ 自身免疫性产后甲状腺炎

有些研究者推测,产后甲状腺炎可能是圣母玛丽亚甲状腺肿大的其中一种原因,这也是许多艺术家的热门话题,特别是在文艺复兴时期。

◊ 甲状腺功能亢进和格雷夫斯病

甲状腺功能亢进症(hyperthyroidism,简称甲亢),是指甲状腺本身的病变引发的甲状腺毒症,甲状腺功能亢进症通常是由于毒性多结节性甲状腺肿,这通常与甲状腺整体增大有关。更罕见的是,甲状腺功能亢进症是由格雷夫斯病引起的(这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但并不意味着甲状腺腺体一定会肿大)。甲亢患者通常会有一些明显的症状,如眼球突出或躁动不安,一些艺术家利用了这种病症的特征,将其与场景中的特殊意义(即疯狂)联系起来。

除了上述几种假设之外,还有部分科学家认为艺术作品中会利用画中人物不寻常的甲状腺肿大来凸显人物的特征,有时甚至会夸张地将甲状腺部分特别放大。

文艺复兴和巴洛克时期的甲状腺肿

通过上面的描述,我们不难发现几个世纪前,甲状腺肿大似乎是一种“流行”疾病。

今天我们知道,甲状腺肿是甲状腺疾病中的一类,就是人们称说的 “大脖子病”。

那么,甲状腺肿不肿这个问题到底源于何时?在甲状腺的生理作用被揭示之前,人们尤其是艺术家对甲状腺肿有怎样的认识,又会怎样去表现甲状腺异常的人?

这要追溯到文艺复兴时期。文艺复兴是一个伟大文化繁荣发展的时期,它始于14世纪中叶,一直持续到16世纪末。值得注意的是,从解剖学的角度来看,尽管甲状腺的生理作用直到19世纪末才被发现,但甲状腺的解剖形态早在文艺复兴时期就已经被描述出来了。

历史上,第一个绘制甲状腺腺体的人是达·芬奇,他在1510年绘制了解剖学研究中的第一张甲状腺图。

解剖学研究中的第一张甲状腺图 by Leonardo da Vinci (1510)

随后,在1543年,近现代解剖学之父安德烈亚斯·维萨里(Andreas Vesalius)在他的巨著《人类组织结构》中对腺体进行了再现。这本人体解剖学地图集出版后,甲状腺开始被医生所了解,但直至19世纪下半叶,才开始出现了腺体的有效手术治疗的描述,瑞士伯尔尼大学外科教授西奥多·科赫(Theodor Kocher)为此作出了卓越的贡献。1909年,Kocher因其在甲状腺外科领域的成就而荣获诺贝尔奖。

安德烈亚斯·维萨里(Andreas Vesalius)在《人类组织结构》中绘制的甲状腺(1543)

研究人员声称,在这一时期的艺术作品中,他们至少发现了56种甲状腺肿的表现形式。

因此,研究者得出结论,甲状腺肿大在历史上是很常见的情况,并且这些作品通常都与人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他们以此确定了三类当时的主要艺术作品表现趋势。

“博尔盖塞版下十字架”及细节(B),拉斐尔·桑齐奥(Raffaello Sanzio)

◊ 第一种趋势:甲状腺肿大在艺术品中被视为理想人类之美的一部分。

以拉斐尔·桑齐奥(Raffaello Sanzio)的作品为例,他的艺术体现了文艺复兴时期的和谐与理想之美。他认为颈部肿大或许是模特的正常外貌,而且他还夸大了这一特征,认为这是理想之美的一部分。比如,在《博尔盖塞版下十字架》一作中,画面右侧的一位女性被描绘成甲状腺肿大的形象。

而在《基督显圣》中,画作右下部描绘了一个颈部增大的男孩,伴有甲状腺肿大(眼球突出、体重减轻和躁动)的迹象。在这幅艺术品的常见解释中,男孩“被撒旦附身”,正在等待着奇迹。因此甲状腺功能亢进的迹象与身体情况之间有一定相关性,而这种假设在当时就存在。

《基督显圣》,拉斐尔·桑齐奥(Raffaello Sanzio)

《怪诞的头》也被称为《吉普赛之王斯卡拉穆齐亚》(达·芬奇,1500-1505年)

◊第二种趋势:甲状腺肿大被描绘成一种人体解剖学特征。

达·芬奇被人体解剖学的巨大好奇心所驱使着,对奇怪的相貌有些着迷,典型的例子是他的作品《怪诞的头》。在达·芬奇的绘画作品中,他常常会把人物比较“特殊”的生理结构写实地表达出来,而不会忽略它,他的画中人也出现了甲状腺肿大的情况。

◊第三种趋势: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创新(透视和研究人体解剖学)趋向于现实主义,甲状腺肿可作为人物特征的“直接证据”。

比如米开朗基罗·梅里西(Michelangelo Merisi),他希望为观众创作具有巨大情感效果的画作,并避免人物的形象被理想化——特别是下层阶级人士。他们的每个身体特征,包括甲状腺肿大,都会被精确地描绘出来。具有代表性的例子是《圣安德鲁受难》(1607年)。在画作的左下部分,他描绘了一位患有明显甲状腺肿大的老太太,结合服饰及其他特征,她可能来自一个低阶层群体。

《圣安德鲁受难》 米开朗基罗·梅里西(Michelangelo Merisi)

其他艺术作品中的甲状腺肿大

除了上面所介绍的绘画作品中呈现出的甲状腺肿形态,许多雕塑、摆件也会塑造人物甲状腺肿的形象。意大利都灵大学名誉教授路易吉·马西米诺·塞纳(Luigi Massimino Sena)研究了不同艺术作品中的甲状腺肿,并制作了合集《艺术中的甲状腺》(The Thyroid in Art)。

塞纳在这份报告中指出,甲状腺肿大在古代就已被人们所知晓。在钱币、雕塑、绘画和简单的工艺品中,甚至是一些人物的民间传说里,都对甲状腺肿大的男子、妇女和儿童有着大量的描述,这说明甲状腺肿大是一种有普遍而具有代表性的疾病。

下面我们一起来探索几个典型有趣的案例。

《前殖民雕塑》

该雕塑作品中有着明显甲状腺肿大的人,属于“科罗拉多”人,曾经居住在厄瓜多尔安第斯地区的瓜拉班巴河流域。巧合的是,此地当时确实出现了地方性甲状腺肿和地方性克汀病的大量病例,这可能是艺术家把雕塑主角塑造成甲状腺肿大患者的原因。

《前殖民雕塑》

《人体雕像·阿德纳文化》

《人体雕像·阿德纳文化》

在该作品中,工匠师雕刻了一个甲状腺肿大的侏儒形象:头很大、上半身躯干比腿长,且腿也是弯曲浮肿的,这符合了部分甲状腺机能减退的症状。

神也会得甲状腺肿大

在钱币上,艺术家也大做甲状腺肿大的文章,常出现患上甲状腺肿大的人物形象。以上钱币中有一位是大家熟悉的雅典娜,你找到在哪儿了吗?

古希腊神话中诸神

从上述例子来看,甲状腺肿大在艺术作品中实际上很常见,通过艺术来研究甲状腺肿,能更进一步去探索甲状腺肿的流行病学特征、地理参考价值、社会和行为价值。

通过这些绘画艺术,研究者还发现,甲状腺肿大的特征主要属于底层社会阶层,如牧羊人、农民、工人、女佣、流浪歌手,仅有3%的作品是重要人物的个人肖像。

简而言之,在甲状腺的生理学面纱被揭开之前,甲状腺肿大难免会引起人们的惊讶或恐惧,而这与它的起源和功能息息相关。几个世纪以来,甲状腺激发了人们的想象力,在丰富艺术作品的同时,也为我们理解甲状腺疾病与社会阶层之间的关系打开了一扇窗口。同时,这也是甲状腺疾病研究工作中一笔不可或缺的财富。

参考文献:

1. Stuckey HL, Nobel J. The connection between art, healing, and public health: a review of current literature. Am J Public Health. 2010 Feb;100(2):254-63. doi: 10.2105/AJPH.2008.156497. Epub 2009 Dec 17. PMID: 20019311; PMCID: PMC2804629.
2.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ona_Lisa, edited on 11 October, 2022
3. Accorona, R., Huskens, I., Meulemans, J., Cappelli, C., Nicolai, P., & Lombardi, D. (2018). Thyroid swelling: a common phenomenon in art?. European thyroid journal, 7(5), 272-278.
4. Did Mona Lisa Suffer from Hypothyroidism? https://www.sci.news/medicine/mona-lisa-hypothyroidism-06374.html, Sep 2018
5. Mandeep R. Mehra & Hilary R. Campbell. 2018. The Mona Lisa Decrypted: Allure of an Imperfect Reality. Mayo Clinic Proceedings 93 (9): 1325-1327; doi: 10.1016/j.mayocp.2017.12.029
6. Luigi Massimino Sena, The Thyroid in Art. 2011 ASCP Annual Meeting/WASPaLM XXVI World Congress, October 2011

“终有一日,我们的子孙会惊讶于他们的先人竟不了解那些无比浅薄的常识。”

——塞涅卡,《自然问题》卷七,1世纪

得益于医疗手段的发展以及信息技术的进步,对于生活在现代的我们来说,甲状腺相关的疾病并不陌生,因为我们普遍接受过科学的熏陶和洗礼。但生活在古代的人们就没那么 “幸运” 了,很多疾病对于他们来说都是 “未知”,而 “未知” 意味着满满的 “恐惧”。甲状腺疾病古已有之,你知道在人们认识甲状腺之前,甲状腺疾病在古代是怎么被发现和记录下来的吗?古人又是怎么治疗甲状腺疾病的呢?

在科学启蒙运动之前,甲状腺肿大经常以不同的风格出现在各种类型艺术作品中,例如达芬奇的名作——《蒙娜丽莎》。除此之外比较典型的是,在文艺复兴时期和巴洛克时代的绘画和雕塑中,甲状腺肿大也很普遍。

针对艺术作品中出现的甲状腺肿大,有科学家专门进行了研究,他们发现数个世纪以来,不同种族、不同地区的人群都出现了甲状腺肿大的现象,并且频率较高,特别是在缺碘的地区。这也从侧面解释了为何不同时期以及类型的艺术作品中甲状腺的出镜率会如此之高。

古往今来,绘画雕刻等艺术作品一直是人类认知世界的一种表现形式,从法国拉斯科洞窟史前壁画对野牛的描述,再到当今小学生教室里学生对花草的绘制,通过艺术作品,我们能窥见人类的健康情况以及精神面貌。

在文艺复兴时期,人们对精神疾病的了解比较匮乏,认为是脑子里的鬼怪使人失去理智,于是画家将凿颅治病的画面记录了下来,如今我们或许会认为这些做法既可笑又恐怖,实际上艺术作品中这样看似荒诞的记录也成为了我们研究疾病的历史依据。对比今天医学的技术发展,人类对疾病的认知显然已经从愚昧走到了科学。值得一提的是,有很多现代人们熟知的疾病都能在经典的艺术作品中找到描述痕迹。

甲状腺疾病是临床常见的内分泌系统疾病,它很常见,因此大多时候会被生活节奏快的现代人忽视。然而这类疾病却常见于前人流传下来的艺术作品中。那么,有哪些名作中隐藏着这类疾病?这些艺术作品又是怎么表现甲状腺疾病的?

隐藏在艺术作品中的疾病,从蒙娜丽莎说起

很多艺术作品中的人物都 “暗含玄机”,除了各式各样的表现手法以外,人物的形态上也会有许多值得推敲的地方,比如世界绘画大师达芬奇的名画《蒙娜丽莎》。

达芬奇为了能在绘画与雕塑中对人体描绘更加准确,曾进行过许多次尸体解剖,因此就有了动脉粥样硬化等一系列跨时代的发现。只可惜他生前大部分成果并未公之于众,直到后人仔细翻阅他的手稿时,这些发现才重见天日。

 Mona Lisa,达芬奇绘制,1502

《蒙娜丽莎》是达芬奇最伟大的作品之一,大众对这莞尔一笑的画中人并不陌生。然而,“微笑” 的面纱之下,是各种疾病。对于蒙娜丽莎所患的疾病,历史上可谓是众说纷纭,比如有科学家通过她左上眼睑眼角内侧的凸起,以及右手背虎口处的肿块,判断蒙娜丽莎是一名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Hypercholesterolemia)患者。

据美国CDC官网介绍,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的体征为:膝盖、指关节或肘部周围有肿块或肿块;跟腱肿胀或疼痛;眼睛周围发黄的区域;角膜外侧呈半月形的白灰色。根据上述蒙娜丽莎眼睑的凸起、手虎口的肿胀等症状,部分科学家认为蒙娜丽莎是一名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患者。

但是,2017年12月,美国布莱根妇女医院研究员曼迪普·梅赫拉(Mandeep R. Mehra)与合作者在《梅奥诊所论文集》(Mayo Clinic Proceedings)上发表了论文,题为“The Mona Lisa Decrypted: Allure of an Imperfect Reality”(解码蒙娜丽莎:不完美现实的诱惑),称蒙娜丽莎可能患有甲状腺功能减退症(Hypothyroidism),而不是一名家族性高胆固醇患者。

研究者指出,蒙娜丽莎的异常体征——前额高、头发稀疏且粗糙、没有眉毛、左侧内眦处有黄色瘤、右手背肿胀(这可能是脂肪瘤或黄色瘤)、皮肤整体呈黄色、尤其是甲状腺区域没有角膜弓,这些可能意味着她存在甲状腺肿大的病症。

梅赫拉还认为,蒙娜丽莎的原型——丽莎·德尔·乔孔多(Lisa del Giocondo)现实中活到了63岁,但如果她有心脏病和脂质代谢紊乱,根据当时的医疗条件来看她不太可能活到这个年纪。因此,梅赫拉表示,乔孔多更有可能是甲状腺功能减退症患者。

艺术作品中的甲状腺肿胀

实际上,在一些不同风格时期、不同区域的艺术品中,经常出现人物的颈部相对突出,疑似肿胀的情况。

为了研究艺术作品中这种颈部 “异常” 现象是否与甲状腺的病变有关,意大利布雷西亚大学医学博士雷莫·阿科罗纳(Remo Accorona)等人研究了1964年至2017年5月发表的131篇艺术与甲状腺为关键词的相关论文,并于2018年将研究成果以“Thyroid Swelling: A Common Phenomenon in Art?”(甲状腺肿胀:艺术作品中的常见现象?)为题,发表在《欧洲甲状腺杂志》上。

文章指出,在131篇论文中,有69篇分析了甲状腺肿大在艺术作品中是如何描绘的,作者还试图将不同的表现方式与特定的病理状况联系起来。

阿科罗纳等人还总结了艺术作品的作者和人类学研究者的观点,提出了关于甲状腺肿胀主要原因的各种假设,这些假设均来源于艺术品中代表人物的形态。

◊ 缺碘引起的地方性甲状腺肿

通常,缺碘会导致中年人出现大的甲状腺肿(多结节)。根据有关学者的说法,这可能是贫困和社会阶层低下的标志,当然,这种说法或许会有被指将人污名化的风险。

◊ 慢性桥本甲状腺炎

在大多数情况下,桥本甲状腺炎通常会影响年轻女性,其特征在于甲状腺腺体尺寸小,但在某些情况下甲状腺可能均匀地增大。据资料显示,部分艺术家认为,这一特征是年轻女性美丽外表的象征之一。

◊ 自身免疫性产后甲状腺炎

有些研究者推测,产后甲状腺炎可能是圣母玛丽亚甲状腺肿大的其中一种原因,这也是许多艺术家的热门话题,特别是在文艺复兴时期。

◊ 甲状腺功能亢进和格雷夫斯病

甲状腺功能亢进症(hyperthyroidism,简称甲亢),是指甲状腺本身的病变引发的甲状腺毒症,甲状腺功能亢进症通常是由于毒性多结节性甲状腺肿,这通常与甲状腺整体增大有关。更罕见的是,甲状腺功能亢进症是由格雷夫斯病引起的(这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但并不意味着甲状腺腺体一定会肿大)。甲亢患者通常会有一些明显的症状,如眼球突出或躁动不安,一些艺术家利用了这种病症的特征,将其与场景中的特殊意义(即疯狂)联系起来。

除了上述几种假设之外,还有部分科学家认为艺术作品中会利用画中人物不寻常的甲状腺肿大来凸显人物的特征,有时甚至会夸张地将甲状腺部分特别放大。

文艺复兴和巴洛克时期的甲状腺肿

通过上面的描述,我们不难发现几个世纪前,甲状腺肿大似乎是一种“流行”疾病。

今天我们知道,甲状腺肿是甲状腺疾病中的一类,就是人们称说的 “大脖子病”。

那么,甲状腺肿不肿这个问题到底源于何时?在甲状腺的生理作用被揭示之前,人们尤其是艺术家对甲状腺肿有怎样的认识,又会怎样去表现甲状腺异常的人?

这要追溯到文艺复兴时期。文艺复兴是一个伟大文化繁荣发展的时期,它始于14世纪中叶,一直持续到16世纪末。值得注意的是,从解剖学的角度来看,尽管甲状腺的生理作用直到19世纪末才被发现,但甲状腺的解剖形态早在文艺复兴时期就已经被描述出来了。

历史上,第一个绘制甲状腺腺体的人是达·芬奇,他在1510年绘制了解剖学研究中的第一张甲状腺图。

解剖学研究中的第一张甲状腺图 by Leonardo da Vinci (1510)

随后,在1543年,近现代解剖学之父安德烈亚斯·维萨里(Andreas Vesalius)在他的巨著《人类组织结构》中对腺体进行了再现。这本人体解剖学地图集出版后,甲状腺开始被医生所了解,但直至19世纪下半叶,才开始出现了腺体的有效手术治疗的描述,瑞士伯尔尼大学外科教授西奥多·科赫(Theodor Kocher)为此作出了卓越的贡献。1909年,Kocher因其在甲状腺外科领域的成就而荣获诺贝尔奖。

安德烈亚斯·维萨里(Andreas Vesalius)在《人类组织结构》中绘制的甲状腺(1543)

研究人员声称,在这一时期的艺术作品中,他们至少发现了56种甲状腺肿的表现形式。

因此,研究者得出结论,甲状腺肿大在历史上是很常见的情况,并且这些作品通常都与人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他们以此确定了三类当时的主要艺术作品表现趋势。

◊ 第一种趋势:甲状腺肿大在艺术品中被视为理想人类之美的一部分。

“博尔盖塞版下十字架”及细节(B),拉斐尔·桑齐奥(Raffaello Sanzio)

以拉斐尔·桑齐奥(Raffaello Sanzio)的作品为例,他的艺术体现了文艺复兴时期的和谐与理想之美。他认为颈部肿大或许是模特的正常外貌,而且他还夸大了这一特征,认为这是理想之美的一部分。比如,在《博尔盖塞版下十字架》一作中,画面右侧的一位女性被描绘成甲状腺肿大的形象。

而在《基督显圣》中,画作右下部描绘了一个颈部增大的男孩,伴有甲状腺肿大(眼球突出、体重减轻和躁动)的迹象。在这幅艺术品的常见解释中,男孩“被撒旦附身”,正在等待着奇迹。因此甲状腺功能亢进的迹象与身体情况之间有一定相关性,而这种假设在当时就存在。

《基督显圣》,拉斐尔·桑齐奥(Raffaello Sanzio)

◊第二种趋势:甲状腺肿大被描绘成一种人体解剖学特征。

《怪诞的头》(达·芬奇,1500-1505年)

达·芬奇被人体解剖学的巨大好奇心所驱使着,对奇怪的相貌有些着迷,典型的例子是他的作品《怪诞的头》。在达·芬奇的绘画作品中,他常常会把人物比较“特殊”的生理结构写实地表达出来,而不会忽略它,他的画中人也出现了甲状腺肿大的情况。

◊第三种趋势: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创新(透视和研究人体解剖学)趋向于现实主义,甲状腺肿可作为人物特征的“直接证据”。

比如米开朗基罗·梅里西(Michelangelo Merisi),他希望为观众创作具有巨大情感效果的画作,并避免人物的形象被理想化——特别是下层阶级人士。他们的每个身体特征,包括甲状腺肿大,都会被精确地描绘出来。具有代表性的例子是《圣安德鲁受难》(1607年)。在画作的左下部分,他描绘了一位患有明显甲状腺肿大的老太太,结合服饰及其他特征,她可能来自一个低阶层群体。

《圣安德鲁受难》 米开朗基罗·梅里西(Michelangelo Merisi)

其他艺术作品中的甲状腺肿大

除了上面所介绍的绘画作品中呈现出的甲状腺肿形态,许多雕塑、摆件也会塑造人物甲状腺肿的形象。意大利都灵大学名誉教授路易吉·马西米诺·塞纳(Luigi Massimino Sena)研究了不同艺术作品中的甲状腺肿,并制作了合集《艺术中的甲状腺》(The Thyroid in Art)。

塞纳在这份报告中指出,甲状腺肿大在古代就已被人们所知晓。在钱币、雕塑、绘画和简单的工艺品中,甚至是一些人物的民间传说里,都对甲状腺肿大的男子、妇女和儿童有着大量的描述,这说明甲状腺肿大是一种有普遍而具有代表性的疾病。

下面我们一起来探索几个典型有趣的案例。

《前殖民雕塑》

该雕塑作品中有着明显甲状腺肿大的人,属于“科罗拉多”人,曾经居住在厄瓜多尔安第斯地区的瓜拉班巴河流域。巧合的是,此地当时确实出现了地方性甲状腺肿和地方性克汀病的大量病例,这可能是艺术家把雕塑主角塑造成甲状腺肿大患者的原因。

《前殖民雕塑》

《人体雕像·阿德纳文化》

《人体雕像·阿德纳文化》

在该作品中,工匠师雕刻了一个甲状腺肿大的侏儒形象:头很大、上半身躯干比腿长,且腿也是弯曲浮肿的,这符合了部分甲状腺机能减退的症状。

神也会得甲状腺肿大

在钱币上,艺术家也大做甲状腺肿大的文章,常出现患上甲状腺肿大的人物形象。以上钱币中有一位是大家熟悉的雅典娜,你找到在哪儿了吗?

古希腊神话中诸神

从上述例子来看,甲状腺肿大在艺术作品中实际上很常见,通过艺术来研究甲状腺肿,能更进一步去探索甲状腺肿的流行病学特征、地理参考价值、社会和行为价值。

通过这些绘画艺术,研究者还发现,甲状腺肿大的特征主要属于底层社会阶层,如牧羊人、农民、工人、女佣、流浪歌手,仅有3%的作品是重要人物的个人肖像。

简而言之,在甲状腺的生理学面纱被揭开之前,甲状腺肿大难免会引起人们的惊讶或恐惧,而这与它的起源和功能息息相关。几个世纪以来,甲状腺激发了人们的想象力,在丰富艺术作品的同时,也为我们理解甲状腺疾病与社会阶层之间的关系打开了一扇窗口。同时,这也是甲状腺疾病研究工作中一笔不可或缺的财富。

参考文献:

1. Stuckey HL, Nobel J. The connection between art, healing, and public health: a review of current literature. Am J Public Health. 2010 Feb;100(2):254-63. doi: 10.2105/AJPH.2008.156497. Epub 2009 Dec 17. PMID: 20019311; PMCID: PMC2804629.
2.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ona_Lisa, edited on 11 October, 2022
3. Accorona, R., Huskens, I., Meulemans, J., Cappelli, C., Nicolai, P., & Lombardi, D. (2018). Thyroid swelling: a common phenomenon in art?. European thyroid journal, 7(5), 272-278.
4. Did Mona Lisa Suffer from Hypothyroidism? https://www.sci.news/medicine/mona-lisa-hypothyroidism-06374.html, Sep 2018
5. Mandeep R. Mehra & Hilary R. Campbell. 2018. The Mona Lisa Decrypted: Allure of an Imperfect Reality. Mayo Clinic Proceedings 93 (9): 1325-1327; doi: 10.1016/j.mayocp.2017.12.029
6. Luigi Massimino Sena, The Thyroid in Art. 2011 ASCP Annual Meeting/WASPaLM XXVI World Congress, October 2011
问询(英文)
Online enquiries

Please scan the QR code to follow us on WeChat :西湖欧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