脖子下的蝴蝶效应:“心病” 或需 “甲药” 医

View :1161
西伯利亚的蝴蝶扇动一下翅膀,会引起整个东南亚的风暴。

著名的蝴蝶效应(The Butterfly Effect)描述了初始微小变化带动巨大连锁反应的有趣现象。这一名词最初源于气象学,但对于人体健康而言同样适用。

在颈部甲状软骨下方,存在着一个形如蝴蝶的器官:甲状腺。

作为人体的 “指挥官”,甲状腺能产生、储存和释放身体所需的甲状腺激素,几乎影响到身体的每个器官,尤其是心脏。甲状腺激素对心脏和外周血管系统具有多种作用,会影响心跳的力度和速度、血压和胆固醇水平。

因此,这只蝴蝶一旦 “扇动翅膀”——即甲状腺功能异常,可能会导致一些类似心脏病的症状,或使已有的心脏病恶化。

也就是说,甲状腺疾病可能成为心脏的 “隐形杀手”。因此,甲亢、甲减等甲状腺疾病的患者,尤其要注意心脏问题。

甲状腺&心脏:福祸相依

现有数据表明,甲状腺疾病影响了多达9%至15%的成年女性和一小部分成年男性,已成为不可忽视的全球健康问题。[1]
甲状腺功能亢进症(甲亢)和甲状腺功能减退症(甲减)是常见的甲状腺疾病,分别是由于体内的甲状腺激素过多和过少所致。它们都可能使心脏病患者的心脏症状恶化,并加速潜在的心脏问题,甚至可以在心脏健康的人身上产生新的心脏问题。

图源:mayo.edu

去年,一项涉及130万参与者的32项研究的系统评估表明:即使是轻微的甲状腺功能偏差也会增加患严重心血管疾病的风险,该研究于2022年8月15日在《心血管医学前沿》杂志上。[2]
实际上,甲状腺功能异常对心血管系统的影响已有2个多世纪的文献记载。越来越多的临床数据表明,甲亢和甲减都会诱发或加剧心血管疾病(包括房性和室性心律失常、动脉粥样硬化性血管疾病、血脂异常和心力衰竭等),从而导致更高的过早发病和死亡风险。[3]
不仅如此,在未来几十年里,老龄人口中发生心力衰竭和甲状腺疾病的风险越来越高。这警示我们,需要更加关注这两种疾病以及二者之间的关系。[4]
可以说,甲状腺和心脏在某种程度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犹如一对祸福相依的好兄弟。

甲亢甲减会带来哪些心脏负担?

甲亢和甲减,都会引起心肌收缩力、心肌耗氧量、血液输出量、血压和全身血管阻力的改变。
甲亢是由甲状腺激素分泌过多引起的。当甲状腺激素过多时,心肌必须更加努力地工作,而过量的甲状腺激素会增加心肌的收缩力并增加心脏所需的氧气量,导致心脏跳动得更剧烈、更快。
因此,甲亢可能引起心率过快和心悸、心力衰竭、心脏肥大、心绞痛恶化、运动不耐受、外周性水肿等心血管症状和体征。
对于本身就患有心脏病的人来说,甲亢带来的后果可能更严重。例如,这类人群心力衰竭的风险会更高。
此外,部分甲亢患者也可能有高血压。对于心脏动脉阻塞、僵硬的人,强烈的心跳和血压升高可能会导致胸痛或心绞痛。
相对于甲亢,甲减给心脏带来的影响则截然相反。甲减可能会导致心率缓慢、动脉弹性降低、血压升高、胆固醇水平升高、怕冷和疲劳等。例如,甲减患者心率通常比正常人慢10-20次/分钟,特别是心脏病的患者。[5-7]
2020年,美国甲状腺协会发表的一篇文章记录了一项20余万人的研究 [8],研究显示,与甲状腺功能正常或接受过治疗的甲减患者相比,未接受治疗的轻度甲减患者患心脏病的风险增加了83%;且无论是否接受治疗,甲减患者发生心脏问题的风险都会增加。

“甲药” 可愈 “心病”

科学家早就认识到,甲状腺疾病的一些典型症状,正是甲状腺激素对心脏和心血管的影响导致的。
虽然甲状腺疾病可能给心脏带来很多问题,严重时甚至可能引起死亡。但好在,甲亢或甲减引起的心血管病变是可逆的。[4]
就目前的医疗技术而言,不论是普通的甲状腺疾病,还是因故切除了整个(或部分)甲状腺,人体内的甲状腺激素水平都是可以根据药物调节的。只要按时按量遵医嘱吃药,就可以将甲状腺激素保持在正常水平。
甲状腺激素恢复正常之后,与之相关的心血管病变通常也会迅速改善。也就是说,只要甲状腺功能正常,心脏病往往会 “不治而愈”(如下图所示)。

一名长期甲减并伴有充血性心力衰竭患者的胸部X光片。A:治疗前,心脏肥大是由所有心腔扩张和心包积液共同引起的;B:甲状腺素治疗9个月后,心脏基本恢复正常大小;C:患者不遵医嘱停止服用甲状腺素两年后,再次出现心力衰竭的症状 图源[9]

在临床上,有许多被忽视的 “甲” “心” 病合一的患者,他们中很多人甚至是由心脏病才查出了甲状腺问题。
如今,心内科医生们也越来越关注患者的甲状腺。现在的心脏病患者(尤其是有心慌、早搏、心动过速、高胆固醇血症、心包积液或初发高血压等症状的),在诊疗时几乎都被要求查甲功,力求 “甲” “心” 不分家。[10]
总的来说,对于甲状腺疾病患者而言,要定期复查、不适随诊,时刻关注心脏问题。同样地,心脏病患者也要多注意甲状腺功能,若有问题,及早发现、积极治疗。

及时检查甲状腺 图源:clevelandclinic.org

关注、呵护好甲状腺和心脏这对 “难兄难弟”,我们离健康快乐又近了一大步。

西湖欧米新产品:甲谱诺

ThyroProt

甲状腺结节良恶性辅助诊断

AI赋能的精准医学多组学产品

甲谱诺检测是基于液相色谱-串联质(LC-MS/MS)技术和荧光PCR技术,对甲状腺结节细针穿刺活检样本中14种与甲状腺/肿瘤发生发展相关的蛋白浓度及可能的BRAF V600E突变进行检测。以上各项检测结果结合患者临床特征,使用包含人工智能算法技术的甲状腺结节良恶性分析软件分析并计算综合评分,对样本呈现的甲状腺结节良恶性风险进行定性判断。

♦ 四大优势:

技术先进

多组学技术的应用使得 “甲谱诺” 可以从蛋白质层面、基因层面等多个维度进行数据分析,突破了单一技术分析的桎梏,为甲状腺结节良恶性判断提供了更多技术可能。

数据可靠

“甲谱诺” 基于全国多家三甲医院样本的研究,可更好反映临床真实世界情况。

AI赋能

通过在大队列数据上的AI模型训练,发现隐藏在数据中的、人工难以发现的蛋白表达和疾病之间的高阶复杂关系,使疾病检测有更高灵敏度。

报告及时

样本到达实验室后5个自然日即可出检测报告。

扫描二维码 获取甲谱诺介绍pdf

参考资料:

1.Canaris GJ, Manowitz NR, Mayor G, Ridgway EC. The Colorado thyroid disease prevalence study. Arch Intern Med. 2000; 160: 526–530.

2.Müller, P., et al. (2022) Minor perturbations of thyroid homeostasis and major cardiovascular endpoints – physiological mechanisms and clinical evidence. Frontiers in Cardiovascular Medicine. doi.org/10.3389/fcvm.2022.942971.

3.Parry CH. Elements of Pathology and Therapeutics, Being the Outlines of a Work.Bath, England: R. Cruttwell, 1815.
4.Cappola, Anne R., et al. "Thyroid and cardiovascular disease: research agenda for enhancing knowledge,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Circulation 139.25 (2019): 2892-2909.
5.https://www.health.harvard.edu/heart-health/thyroid-hormone-how-it-affects-your-heart
6.Udovcic M, Pena RH, Patham B, Tabatabai L, Kansara A. Hypothyroidism and the heart. Methodist Debakey Cardiovasc J. 2017;13(2):55-59. doi:10.14797/mdcj-13-2-55.
7.Klein I, Danzi S. Thyroid disease and the heart. Circulation. 2007 Oct 9;116(15):1725-35. doi: 10.1161/CIRCULATIONAHA.106.678326. Erratum in: Circulation. 2008 Jan 22;117(3):e18. PMID: 17923583.
8.https://www.thyroid.org/patient-thyroid-information/ct-for-patients/february-2020/vol-13-issue-2-p-3-4/

9.Toft AD, Boon NAThyroid disease and the heartHeart 2000;84:455-460.

10.http://health.people.com.cn/n1/2019/0802/c14739-31272680.html

西伯利亚的蝴蝶扇动一下翅膀,会引起整个东南亚的风暴。

著名的蝴蝶效应(The Butterfly Effect)描述了初始微小变化带动巨大连锁反应的有趣现象。这一名词最初源于气象学,但对于人体健康而言同样适用。

在颈部甲状软骨下方,存在着一个形如蝴蝶的器官:甲状腺。

作为人体的 “指挥官”,甲状腺能产生、储存和释放身体所需的甲状腺激素,几乎影响到身体的每个器官,尤其是心脏。甲状腺激素对心脏和外周血管系统具有多种作用,会影响心跳的力度和速度、血压和胆固醇水平。

因此,这只蝴蝶一旦 “扇动翅膀”——即甲状腺功能异常,可能会导致一些类似心脏病的症状,或使已有的心脏病恶化。

也就是说,甲状腺疾病可能成为心脏的 “隐形杀手”。因此,甲亢、甲减等甲状腺疾病的患者,尤其要注意心脏问题。

甲状腺&心脏:福祸相依

现有数据表明,甲状腺疾病影响了多达9%至15%的成年女性和一小部分成年男性,已成为不可忽视的全球健康问题。[1]
甲状腺功能亢进症(甲亢)和甲状腺功能减退症(甲减)是常见的甲状腺疾病,分别是由于体内的甲状腺激素过多和过少所致。它们都可能使心脏病患者的心脏症状恶化,并加速潜在的心脏问题,甚至可以在心脏健康的人身上产生新的心脏问题。

图源:mayo.edu

去年,一项涉及130万参与者的32项研究的系统评估表明:即使是轻微的甲状腺功能偏差也会增加患严重心血管疾病的风险,该研究于2022年8月15日在《心血管医学前沿》杂志上。[2]
实际上,甲状腺功能异常对心血管系统的影响已有2个多世纪的文献记载。越来越多的临床数据表明,甲亢和甲减都会诱发或加剧心血管疾病(包括房性和室性心律失常、动脉粥样硬化性血管疾病、血脂异常和心力衰竭等),从而导致更高的过早发病和死亡风险。[3]
不仅如此,在未来几十年里,老龄人口中发生心力衰竭和甲状腺疾病的风险越来越高。这警示我们,需要更加关注这两种疾病以及二者之间的关系。[4]
可以说,甲状腺和心脏在某种程度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犹如一对祸福相依的好兄弟。

甲亢甲减会带来哪些心脏负担?

甲亢和甲减,都会引起心肌收缩力、心肌耗氧量、血液输出量、血压和全身血管阻力的改变。
甲亢是由甲状腺激素分泌过多引起的。当甲状腺激素过多时,心肌必须更加努力地工作,而过量的甲状腺激素会增加心肌的收缩力并增加心脏所需的氧气量,导致心脏跳动得更剧烈、更快。
因此,甲亢可能引起心率过快和心悸、心力衰竭、心脏肥大、心绞痛恶化、运动不耐受、外周性水肿等心血管症状和体征。
对于本身就患有心脏病的人来说,甲亢带来的后果可能更严重。例如,这类人群心力衰竭的风险会更高。
此外,部分甲亢患者也可能有高血压。对于心脏动脉阻塞、僵硬的人,强烈的心跳和血压升高可能会导致胸痛或心绞痛。
相对于甲亢,甲减给心脏带来的影响则截然相反。甲减可能会导致心率缓慢、动脉弹性降低、血压升高、胆固醇水平升高、怕冷和疲劳等。例如,甲减患者心率通常比正常人慢10-20次/分钟,特别是心脏病的患者。[5-7]
2020年,美国甲状腺协会发表的一篇文章记录了一项20余万人的研究 [8],研究显示,与甲状腺功能正常或接受过治疗的甲减患者相比,未接受治疗的轻度甲减患者患心脏病的风险增加了83%;且无论是否接受治疗,甲减患者发生心脏问题的风险都会增加。

“甲药” 可愈 “心病”

科学家早就认识到,甲状腺疾病的一些典型症状,正是甲状腺激素对心脏和心血管的影响导致的。
虽然甲状腺疾病可能给心脏带来很多问题,严重时甚至可能引起死亡。但好在,甲亢或甲减引起的心血管病变是可逆的。[4]
就目前的医疗技术而言,不论是普通的甲状腺疾病,还是因故切除了整个(或部分)甲状腺,人体内的甲状腺激素水平都是可以根据药物调节的。只要按时按量遵医嘱吃药,就可以将甲状腺激素保持在正常水平。
甲状腺激素恢复正常之后,与之相关的心血管病变通常也会迅速改善。也就是说,只要甲状腺功能正常,心脏病往往会 “不治而愈”(如下图所示)。

一名长期甲减并伴有充血性心力衰竭患者的胸部X光片。A:治疗前,心脏肥大是由所有心腔扩张和心包积液共同引起的;B:甲状腺素治疗9个月后,心脏基本恢复正常大小;C:患者不遵医嘱停止服用甲状腺素两年后,再次出现心力衰竭的症状 图源[9]

在临床上,有许多被忽视的 “甲” “心” 病合一的患者,他们中很多人甚至是由心脏病才查出了甲状腺问题。
如今,心内科医生们也越来越关注患者的甲状腺。现在的心脏病患者(尤其是有心慌、早搏、心动过速、高胆固醇血症、心包积液或初发高血压等症状的),在诊疗时几乎都被要求查甲功,力求 “甲” “心” 不分家。[10]
总的来说,对于甲状腺疾病患者而言,要定期复查、不适随诊,时刻关注心脏问题。同样地,心脏病患者也要多注意甲状腺功能,若有问题,及早发现、积极治疗。

及时检查甲状腺 图源:clevelandclinic.org

关注、呵护好甲状腺和心脏这对 “难兄难弟”,我们离健康快乐又近了一大步。

西湖欧米新产品:甲谱诺

ThyroProt

甲状腺结节良恶性辅助诊断

AI赋能的精准医学多组学产品

甲谱诺检测是基于液相色谱-串联质(LC-MS/MS)技术和荧光PCR技术,对甲状腺结节细针穿刺活检样本中14种与甲状腺/肿瘤发生发展相关的蛋白浓度及可能的BRAF V600E突变进行检测。以上各项检测结果结合患者临床特征,使用包含人工智能算法技术的甲状腺结节良恶性分析软件分析并计算综合评分,对样本呈现的甲状腺结节良恶性风险进行定性判断。

♦ 四大优势:

技术先进

多组学技术的应用使得 “甲谱诺” 可以从蛋白质层面、基因层面等多个维度进行数据分析,突破了单一技术分析的桎梏,为甲状腺结节良恶性判断提供了更多技术可能。

数据可靠

“甲谱诺” 基于全国多家三甲医院样本的研究,可更好反映临床真实世界情况。

AI赋能

通过在大队列数据上的AI模型训练,发现隐藏在数据中的、人工难以发现的蛋白表达和疾病之间的高阶复杂关系,使疾病检测有更高灵敏度。

报告及时

样本到达实验室后5个自然日即可出检测报告。

扫描二维码 获取甲谱诺介绍pdf

参考资料:

1.Canaris GJ, Manowitz NR, Mayor G, Ridgway EC. The Colorado thyroid disease prevalence study. Arch Intern Med. 2000; 160: 526–530.

2.Müller, P., et al. (2022) Minor perturbations of thyroid homeostasis and major cardiovascular endpoints – physiological mechanisms and clinical evidence. Frontiers in Cardiovascular Medicine. doi.org/10.3389/fcvm.2022.942971.

3.Parry CH. Elements of Pathology and Therapeutics, Being the Outlines of a Work.Bath, England: R. Cruttwell, 1815.
4.Cappola, Anne R., et al. "Thyroid and cardiovascular disease: research agenda for enhancing knowledge,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Circulation 139.25 (2019): 2892-2909.
5.https://www.health.harvard.edu/heart-health/thyroid-hormone-how-it-affects-your-heart
6.Udovcic M, Pena RH, Patham B, Tabatabai L, Kansara A. Hypothyroidism and the heart. Methodist Debakey Cardiovasc J. 2017;13(2):55-59. doi:10.14797/mdcj-13-2-55.
7.Klein I, Danzi S. Thyroid disease and the heart. Circulation. 2007 Oct 9;116(15):1725-35. doi: 10.1161/CIRCULATIONAHA.106.678326. Erratum in: Circulation. 2008 Jan 22;117(3):e18. PMID: 17923583.
8.https://www.thyroid.org/patient-thyroid-information/ct-for-patients/february-2020/vol-13-issue-2-p-3-4/

9.Toft AD, Boon NAThyroid disease and the heartHeart 2000;84:455-460.

10.http://health.people.com.cn/n1/2019/0802/c14739-31272680.html

问询(英文)
Online enquiries

公众号